每日优鲜大撤退,前置仓面临生死!

每日优鲜的创始人徐正喜欢玩德扑,自称水平还不错。他曾在接受采访时说过:“德扑初级选手才看输赢,高手都看筹码。”对于徐正来说,营收规模就是生鲜市场的“筹码”,有了大筹码就能定市场份额,短期的盈亏并不重要。然而到如今,他手上的筹码似乎已所剩无几。

每日优鲜大撤退,前置仓面临生死

1、退市、撤城、发不出财报

近日,据《财经十一人》报道,每日优鲜在3天内关闭了9个城市的的业务:6月30日,关闭苏州、南京业务;7月1日,关闭杭州、青岛、深圳业务;7月2日,关闭广州、济南、石家庄、太原业务。

目前,每日优鲜仅剩北京、上海、天津和廊坊这四个城市还留有站点。要知道,在每日优鲜最风光的2019年,它的业务曾最高覆盖到了20座城市,并拥有过约5000个前置仓。如今其主营业务规模已大幅缩水,不足曾经的五分之一。

根据官方客服回应,此次撤城系业务调整,目前这些城市仍保留了“云超特卖”业务,用户下单后最快可享受“次日达”服务。

昔日的“生鲜电商第一股”,如今的坏消息却接踵而来。以每日优鲜已公布的财报来看,每日优鲜在近四年的净亏损或超100亿元人民币。并且自今年4月起,每日优鲜的股价长期持续低于1美元,已触发纳斯达克的退市警告。

如果说股价低迷还有时间进行调整,那么更为严重的就是每日优鲜至今仍未公布2021年第四季度及全年的财报。每日优鲜方面的回应是出于财务数据问题,并承诺于60天内(自5月24日起)提交年度报告。

7月初,每日优鲜发布公告,称已对2021年前三个季度的财务数据进行了内部审查。审查后确认“次日达业务部在 2021 年进行的某些交易表现出可疑交易的特征,例如供应商和客户之间的关系未公开、不同的客户或供应商共享相同的联系信息和/或缺乏支持性物流信息”。

经调整后,其2021年前三个季度通过在线平台销售产品的净收入再次下降,平均每季度减少2亿多人民币。

财务数据审查完成后,距离当初的承诺已不足半月。每日优鲜即将发布的年报,无疑会是一颗重磅炸弹,直接决定了市场对于生鲜电商的态度。

2、拼命自救后,每日优鲜正在脱离生鲜电商

虽然嘴上说着不在乎盈亏,但面对越来越大的亏损,每日优鲜还是在拼命想办法自救。

伴随着每日优鲜一同出现的,就是其首创的“前置仓”模式。为了覆盖面和效率,每日优鲜的前置仓基本都是小仓,可以覆盖半径三公里的地区,且可以越开越密。后来为了解决小仓密集后管控难的问题,每日优鲜还在技术系统研发上投入了大量成本。

凭借着对技术和算法的长期累积、优化与迭代,每日优鲜的运营效率不断提高。在中国前置仓即时零售行业,每日优鲜的技术和智能化水平都达到了行业领先,在生鲜管理相关专利方面和技术团队规模都排到了第一。

然而大量的前置仓虽然提高了履约效率,但也是烧钱的一把好手。从每日优鲜的财报来看,其2018年至2020年的履约费用分别为12.4亿元、18.3亿元和15.8亿元,分别占总营收的34.9%、30.5%和25.7%。虽然占比一直很高,但从趋势上来看也算有所下降。

到了2021年第三季度,每日优鲜的履约费用单季度就达到6.4亿元,占比又回到了34%左右。这一季度中,履约订单数为2870万个,折合下来平均每单的履约费用高达22.3元。如此高额的履约成本,一直是每日优鲜烧钱的“元凶”之一。

每日优鲜也发现了前置仓的弊端,开始大规模撤离二三线城市,希望能先在更符合自身定位的一线城市站稳脚跟。然而,每日优鲜的定位比上不如盒马鲜生,比下又有余多多买菜。尴尬的境遇之下,每日优鲜本身也只能靠规模效应实现盈利。如今接连撤城虽然止住了一时的亏损,但对长期来说则是有害无益。

对此,每日优鲜的解决方法是开辟新赛道。撤离二三线城市后,每日优鲜也不想将地盘完全拱手让人,于是徐正打起了菜市场的主意。

每日优鲜经营的菜市场不同于传统。其首先获得菜市场的经营权,随后进行改造,将菜市场“搬到线上”。从而以菜市场为中心,辐射周边消费者,通过社区团购的方式获取线上客户。这样的好处不仅仅是把菜市场变成了自己的前置仓,更是可以收取租金、平台服务费以及基于销售额的佣金。

然而做菜市场的不止每日优鲜一家,这个领域早就有盒马、永辉、沃尔玛等巨头布局,每日优鲜并不能捞到什么好处。

这几年里,每日优鲜还尝试了预制菜业务、零售云业务,甚至还孵化了社交电商平台“每日一淘”,以及主打社区团购业务的“每日拼拼”等。文章开头提到的“云超特卖”业务同样也是每日优鲜拓展业务的结果之一。

大规模撤城后,每日优鲜的APP和小程序还是可以使用,只不过大部分商品不再是来自同城的即时配送,而是贴着“最快次日达”的标签。如今的每日优鲜,更像是一个自营的综合电商平台,唯一的亮点就是配送更快。

目前每日优鲜上提供多达17个品类的商品,除了生鲜类以外,还有个护美妆、家用电器、3C数码、图书玩具、手表配饰等等。每日优鲜俨然已逐渐舍弃了生鲜电商的头衔,为了止住亏损不惜尝试各种偏离主营的业务。

3、前置仓失灵,生鲜电商步入寒冬

事实上,陷入危机的生鲜电商远不止每日优鲜一个。今年3月,橙心优选全面关停;4月,淘菜菜被曝大规模裁员;5月,叮咚买菜大规模撤城;6月,多多买菜站点补贴一月三降……

生鲜电商的竞争仿佛就是一场烧钱比赛,谁给的优惠力度更大,消费者就在谁身边停留更久。与其说消费者是出于需求而使用生鲜电商,不如说只是因为平台的商品价格甚至比线下还要便宜。

虽说初期的价格战可以在一定程度上培养用户的消费习惯,但习惯的改变注定是长期的过程,目前各个生鲜电商平台的复购率都没有出现明显的提高。因而无论哪个平台都禁不起如此长期的烧钱。

从艾媒咨询提供的数据来看,除了2020年由于疫情让生鲜电商市场出现反弹,此后的市场规模增速延续了先前的持续放缓趋势。同时这也表明其市场渗透率不断趋于饱和。

据艾媒数据中心统计,2020年生鲜电商行业的投融资金额高达418.57亿元;到了2021年,融资规模腰斩,仅有199.01亿元;至于今年,则是几乎未曾听说过有生鲜电商收到过融资。

资本市场对于生鲜电商行业的看衰也是情理之中的事,毕竟至今还没有哪家能拿出亮眼的成绩。徐正可以不在乎盈亏,但既然选择了上市,他就必须对投资人负责。而大多数投资人都无法忍受长期的亏损,这就直接导致市场给予每日优鲜的信任越来越少。

推荐阅读:

成龙在快手首场直播获3.2亿点赞!

京东联手视频号直播带货来袭!

淘宝、抖音、快手三足鼎立,直播带货是否驶入危险区?

拓展阅读
​挺过至暗时刻,笼罩顺丰的阴影逐渐消散,新的战斗号角已经吹响。8月3日,《财富》世界500强榜单发布,中国邮政位列81位,顺丰位列441位。这是顺丰首次登上世界500强榜单,也是中国民营快递企业首次入围。
​从6月份的爆红出圈开始,新东方直播火了将近两个月的时间。时至今日,新东方直播进入常态化,俞敏洪的直播帝国初见雏形。东方甄选近30日的销售数据出炉。据新抖数据显示,东方甄选近30日直播销售额为6.05亿元,场均销售额约为1925万元。
​7月28日消息,近日,每日优鲜首页出现服务变更通知,由原本支持30分种达改为支持次日达,北京、天津、上海等地区均发现有相同的置顶公告。有多位员工告诉界面新闻,昨晚收到通知,全国门店都已闭店,系统层面的更新也已经完成,极速达业务已正式关停。
​互联网的尽头是直播间。这句话已经被多次应验。失意企业家们纷纷在此找到了慰藉。罗永浩在直播间还掉了5亿债务,俞敏洪靠直播间救起悬崖边的新东方。
​垂直电商行业的衰退潮悄悄来临了。垂直电商诞生以来的十余年间,垂直电商平台倒闭的现象屡见不鲜,至少烧掉了1300亿。总是一个倒下了,另一个又站起来了,因此我们认为这是行业发展的自然更替。
​7月20日消息,近日,为满足消费者在预订单场景下临时新增的购买需求,美团买菜推出“订单追加商品”功能。针对当日未分拣的预订单,消费者如有追加购买商品的需求,可在“我的订单”页面找到对应订单,追加目标商品并完成结算。
​继美团之后,本地生活赛道的另一个巨头出现了。抖音本地生活业务正在加速狂奔。据媒体报道,今年上半年,抖音本地生活GMV约为220亿元。湖北、河南、成都等标杆地区表现优异,陆续突破峰值。
​“如果重新创业,我会进入农业,农业将成为最赚钱的领域之一。”马云的这句话偏离了人们的认知,但是却道出了一个事实。
2022-07-15 13:41:43 阅读(9093)
​每日优鲜的创始人徐正喜欢玩德扑,自称水平还不错。他曾在接受采访时说过:“德扑初级选手才看输赢,高手都看筹码。”对于徐正来说,营收规模就是生鲜市场的“筹码”,有了大筹码就能定市场份额,短期的盈亏并不重要。然而到如今,他手上的筹码似乎已所剩无几。
​7月1日消息,据Tech星球独家获悉,近日,抖音、快手再度加码物流服务。其中,抖音测试了“极速达”服务,该服务可实现商品同城当日达、周边城市次日达;快手则被曝出成立“成都快送供应链管理有限公司”。
热门文章
推荐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