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2月1日上午8点10分,一箱从福建省漳州市平和县发往厦门市的蜜柚,成为今年第1000亿件快递。近年来,由于市场需求的提升以及快递行业的高速发展,我国快递业务量一直保持着20%以上的年度增长。2021年12月8日,快递业务量首次突破1000亿件。全年1083亿件的包裹数量,占据了全球快递业务量的一半以上。

1、快递单量突破千亿,乡镇订单持续发力

而到了今年,达成千亿目标耗费的时间进一步缩短,相比去年提前了7天。在疫情的影响下,快递业承受了前所未有的压力。但依然能继续打破记录,足以证明其强大的韧性。

在这1000亿件包裹中,占比最大的自然是电商件。为业务量做出最大贡献的,也依旧是“三通一达”这些以电商件为主的快递企业。

从今年各大快递企业发布的财报来看,快递业务量市场份额占比最高的还是中通。前三季度,中通的包裹量分别达到52.26亿件、62.03亿件和63.68亿件。总计近178亿件包裹,平均每月近20亿件包裹。

如果算上10月和11月的部分(包含双十一),中通截至目前的快递业务量保守估计也超过了220亿件。和2021年20.6%的市场份额相比,中通今年的市场份额无疑又将前进一步。

值得一提的是,随着中通持续加大县乡村三级农村物流体系建设,越来越多的农产品通过中通销往全国。今年双十一期间,中通全网收到的农村上行订单同比上涨17.5%。这些来自乡村,以及去往乡村的快递,也是我国快递业务量逐年攀升的重要原因。

国家邮政局邮政业安全中心数据管理处副处长许良锋提别提到,快递业务量的来源结构正在进一步优化:“更多品类货物,特别是越来越多的农特产品,通过快递这张大网连接全国大市场,在东部快递大省继续保持平稳运行情况下,中西部增长明显加快,全国快递业务分布正在逐步优化。”

快递企业们纷纷下乡、进村,积极布局乡村物流基础设施建设。一方面是为了挖掘农村市场的潜力,另一方面也是在为乡村振兴做出重要贡献。

2、乡村振兴,是快递行业共同目标

自从2014年,国家邮政局启动“快递下乡”工程,我国的快递服务网络一直不断完善。不仅仅是中国邮政,其它民营快递企业也都纷纷投入到乡镇物流的基建当中。

在政策扶持下,“快递下乡”很快就基本实现了“村村直接通邮”“乡乡有网店”的目标。截至2021年8月底,全国乡镇快递网点覆盖率已达98%。

但这时新的问题也出现了。由于农村人口居住分散、业务量小,快递运营的成本其实一直很高。大多快递企业设置网点后很难长期运营下去,只能依靠各种补贴维系生存。

这一影响的结果就是,虽然乡镇的网点覆盖率足够,但全国村一级市场化快递网点的覆盖率却很低。很多农村用户想要使用快递服务,还得去镇上寄件、收件。快递下乡的“最后一公里”,一时间难倒了众多快递企业。

2020年,国家邮政局又发布了《快递进村三年行动方案》。根据计划,到2022年底,我国农村快递服务深度显著增强,县、乡、村快递物流体系逐步建立,城乡之间流通渠道基本畅通,农村综合物流服务供给力度明显加大,快递服务“三农”成果更加丰硕,广大农民可以享受到更加便捷高效的快递服务,符合条件的建制村基本实现“村村通快递”。

为了完成这一目标,各大快递企业开始转变思路。既然末端配送成本居高不下,那就共同配送,以推动农村物流配送资源的共享整合和优化配置。比如在山东德州庆云县,申通、圆通等6家快递企业的上百名快递员经常在一起分拣包裹。

快递企业集中入驻、统一分拣、共同配送,互相取长补短,大幅降低了快递进村成本。

菜鸟还与中通、韵达、申通等快递企业共同成立了“溪鸟物流科技公司”。其研发出的“溪鸟共配系统”能够联通各快递企业的包裹信息处理系统,实现真正意义上的共同协作,进一步提升了快递进村的整体效率。

此外,快递网点的作用,不应该仅仅是让农村用户的生活更加便捷。还要适应服务现代农业的需要,加强物流能力的建设。既要让消费品更快更好地送到农村居民手中,又要加快农产品的上行进程,提高农民收入。

因而快递企业们也利用自身的技术,对末端网点进行数字化改造升级。如今仓储、冷链等物流服务,都能直接延伸到农村之中。诸如农副产品保鲜难、运输损耗大等问题,都在逐步得到解决。

从“快递下乡”到“快递进村”,快递不仅方便了乡村居民的生活,更是成为了农民致富的重要渠道。以往需要等待批发商来收购的农产品,现在可以通过电商平台和快递服务直销出去。在这一点上,电商平台也起到了关键作用。

3、快递进村、电商助农,二者相辅相成

2021年全年,我国农村地区收投快递包裹总量就达到了370亿件,带动农产品出村进城和工业品下乡进村超1.85万亿元。换而言之,去年全年的1083亿件快递中,三分之一都和农村地区息息相关。

今年的第1000亿件快递——一箱蜜柚,同样是由农村直接发往城市的消费者手中。寄件人在接受采访时表示,他的父母在家种植蜜柚,但不会用在线支付和电商快递,所以由他负责快递的发货。

据他所言,同样的一斤蜜柚,如果卖给批发商,一斤到手只有一块钱不到。而通过电商平台直销,直接快递到消费者手中的话,一斤能卖到两块五,大大增加了收入。

事实上,电商平台与快递的合作助农,不仅仅体现在销售阶段。像是阿里、京东、拼多多等平台,都早已深入到农业的源头上去,与快递行业共同推动乡村振兴。

比如在广西灵山,阿里数字乡村与当地政府共建了“菜鸟智能产地仓”。在原产地为农产品加工、仓储、包装、运输环节提供数字化支持,并对接到淘宝天猫、淘菜菜、饿了么等销售渠道,以满足消费者多层次需求。在阿里的帮助下,本地商家整体降低了15%-20%的供应成本。

京东则是利用自身在供应链方面的优势,搭建了原产地直采合作模式,实现产业降本增效,以及高质量农产品和农村消费升级的正循环。

拼多多为降低农产品的价格,缩短了农产品销售链路,以减少中间商部分的差价。同时用技术改善农作物的种植条件,增大产量,提升产品质量。“开源”和“节流”双管齐下,相当于将原本应支付给中间商的报酬分给了农民和消费者。

和它们一样致力于助农的电商平台还有很多,虽然方式各有区别,但都离不开快递行业的帮助。“电商+快递”的融合模式,早就成为了助农常态。其取得的成就,远不止攀升的“业务量”那么简单。

推荐阅读:

账上躺了1000亿,美团在拼命存钱!

2022年快手商城,却找不到自己的位置!

世界杯开赛,饿了么躺赢!

2022-12-02 11:49:21 阅读(11406)
热门文章
推荐阅读